400-049-8099
CONTACT
秦阳明周易网
您当前的位置:

灵探秦先生之顺义白毛僵尸(上)

我曾去过这个世界上许多诡异的地方,也曾见过诸多你从未见过的景象,眼见不一定为实,耳听不一定为虚,跟我来!我将带你一起去探索那些灵异背后,不为人知的“秘密”..

秦阳明

万法皆空,唯有因果不空。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自古以来,莫不如此。很多事件,之所以解释不清,是不了解真相。

前言

错生错死之人有着错乱的人生,往往成为阴阳同生之人。

解释一下,就是女人会生出男人的器官,而男人也会长出女人的器官,雌雄同体。

因为他们本是龙凤之胎(兄妹或是姐弟),但在受到某些疾病、饮食等影响,母体基因发生突变,导致胎儿也发生巨变,其中发育较好的胎儿会吸食弱者的能量,导致其中一个发育不能正常进行,从而停育坏死。

说白了就是,哥哥把妹妹“吃了”或是姐姐把弟弟“吃了”。

这个有点残忍,就像动物界生性好杀,为了生存下去,其中一个必须得变成“口粮”、养分。

所以,母亲应该在预产期生出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,而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健康的活胎和一个萎缩的死胎。

那他们的命运,在这一刻也将发生变化,不该出生的人在这时间出生了,当他们老了,不该死亡的时间却又死了。

因为那个时间有可能本是哥哥出生哥哥死亡,而妹妹却“代替”了。

哎,我先喝口水,解释这样的问题复杂死了……相传这样的人一生必犯孤、独、鳏、寡、残,不得善终,而且死后必须择日火化不得土葬,否则必成僵尸,为祸一方,今天我们说的就和这件事有关…

顺义区,隶属于北京市东北方向,八卦中属于艮位。

距市区30千米,北邻怀柔区、密云区,东界平谷区,南与通州区、河北省三河市接壤,西南、西与昌平区、朝阳区隔温榆河为界。

介于北纬40°00'—40°18',东经116°28'—116°58'之间,境域东西长45千米,南北宽30千米,总面积1021平方千米。

在这里,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村庄——北石槽,我的一位朋友大刘(化名)就住在这里。

大刘长了一张国字脸,大大的眼睛,厚厚的嘴唇,身体也很结实,1.85米左右的个子,要不是左脸有一块巴掌大的黑色胎记,应该也是一个比较标志的小伙子。

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缺陷吧,三十好几了,还没有谈过女朋友,而且性格有些内向,话也很少。

认识他也很偶然,我的一个老客户陈总,开了一个很不错的私房餐厅,味道独特,菜品也很新颖。

为了保质保量,就在北石槽圈了一块地弄了几个大棚,里边种了很多蔬菜、水果,也养了一些家禽。

用他的话来讲,自产自销,安全放心。

大刘呢,就是负责种植和养殖这片农场的“主力”。

陈总经常带我来这里采摘,每次都是由大刘帮我负责装箱,别看他长了双粗糙大大的手掌,干起活来倒是很细致灵巧,每次都打包的井井有条。

一来二去,我们也就熟了,让我对大刘也有些了解……他是个苦命的孩子,家里的独子,三代单传。

爷爷走得早,奶奶二十几岁就守了寡。

爸爸是跑长途运输的货车司机,在他很小的时候出了车祸,撒手人寰,母亲也就改了嫁。

继父觉得他长得丑,又不会说好听的,经常对他拳打脚踢,有时还不给饭吃。饱受“不幸”的他,趁家人睡着的时候一路跑回了奶奶家,从此两人过起了相依为命的生活。

真有错生错死之人?

有一天,农场要改造并加盖几排房子,我来帮忙指导。

忙乎了一上午,可算完事了。

我来到树下的座椅休息,大刘就急忙端来了茶壶茶碗,斟满一碗清香怡人的大红袍双手递到了我手里。

“秦老师,我能不能请教您一个问题”?

我接过茶,笑了笑“说吧”。

他声音不大说道:“您听说过阴阳同体,错生错死之人吗”?

我刚呷了一口茶,还没下咽,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。

但咱是老师,不能跌面啊?

迅速恢复了平静,吹了吹碗里的茶水,道貌岸然地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”?

大刘低下头,沉默了一下说道“是我奶奶”“你奶奶?”…..

大刘的奶奶姓张(我们就叫她张氏吧),是土生土长的顺义河北村的人,经人介绍,在20出头的时候就嫁给了大刘的爷爷。

大刘的爷爷家里很穷,父母死的早,四十好几了,家里也只有那一亩三分地和两家破瓦房。

可为什么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嫁给了一个邋遢“老头子”呢?

原来,大刘的奶奶自小女生男相大手大脚,浑身毛发极重,16岁之后竟然还生出了胡须,说话嗡嗡作响有如男人,而且虽然生得女儿之身却长出了男儿的器官,被当地人称为“怪胎”。

张氏的父母惊恐异常,早期便找过村里一个有名的王姓风水先生询问。

先生掐指一算,眯着眼说道“你家祖坟势处低洼,常年雨水入槽,导致祖坟左侧堪塌,形成右高左低白虎压龙之形,想必今后必多女少男,绝男损丁之象怀龙凤,必女生男殇、阴阳贯体”。

张氏的母亲听后两眼发黑,有如晴天霹雳差点晕死过去……原来她身怀本是龙凤之胎,经中医号脉后一家人大喜过望。

谁知分娩之日,男死女活。而且男胎萎缩,有如枯柴。

张氏的母亲顿了顿,便把当时情况告知了风水先生,先生端起左手在无名指和中指上一掐,继续说道“此娃七岁之前务必认石为父、树为母,而且二十八岁之前不要出嫁,否则必犯鳏寡”。

而张氏从小就受到亲朋的歧视,家人也把她当成累赘,所以并未听取先生意见,二十出头,家人就赶紧把她“甩”给了大刘的爷爷。

大刘继续问道:“秦老师您看,我奶奶嫁给爷爷后,我爸爸出生没多久爷爷就走了,后来又轮到了我父亲”。

大刘哽咽了一下继续说:“我和奶奶的感情很好,从小也是奶奶带大的,虽然奶奶身上有很多的异样,但是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,我真的想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”!

我立马进入了沉思:在我很小的时候,也听我的祖父讲过这样的命格,而且这样的人一生命运坎坷离奇,我自己亲身经历还是头一回。

我始终认为事出必有原由,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,我不能以讹传讹。

而在“麻衣神相”中确实记载过,如果女生男相或声粗如夫,必会妻夺夫权、伤夫克子

可是,这话我也不能说呀!还好大刘是隔辈,对他并无大碍,而且他左脸生有一块乌黑胎记且色泽艳明,虽然看起来丑陋一些,但实属青龙献瑞之象(这样的面相只要与人为和,必有善终)。

我清了清嗓子安慰他:“你不要胡乱猜测,这只是一些传闻和基因突变罢了,在西方国家有很多这样的人体异变,听说前纳粹党的领袖希特勒就是这样。

你和奶奶都是老实本分的人,但是天有不测风云,生老病死乃为世间常理。

你只要心存善念,好好做人,一定会无成有终”。

大刘听后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但是在我的心里却想,有机会一定要去见一见大刘的奶奶…

【奶奶变成了僵尸?】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几年的时间过去了,因为工作繁忙,这件事情也就被我慢慢地遗忘了。

突然有一天清晨,我被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。

一个看似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浮现在手机屏幕上。

我接起电话,对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是秦老师吗,实在不好意思,这么早打扰您。我是大刘,我家出大事了!我奶奶!她,成了僵尸…..

原来这个大事,就是大刘的奶奶!大刘的奶奶张氏在前不久去世了。

2012年3月2日那天,张氏突然在家昏倒,大刘下班回来后才发现,便急忙将老人送往医院。

可是到了医院,大夫说是脑出血,太迟了。

因为身在农村,家里还有几亩荒地,并且大刘的爷爷和爸爸也都葬在自家地里,就还是按照了当地风俗合坟,实行了土葬。

据说下葬的日子,也是找了当地有名的风水先生,王先生的后人(也做了风水先生)选的日子。

下葬当天,风和日丽。

除了天上打了几声干雷,也并无大事,还算是顺利。

可就是这样,还是出事了…..

据大刘阐述,和他相依为命的奶奶还是走了。

村长看他家人丁稀薄,就选了几个小伙子帮他家料理后事,但是大刘悲痛万分,还是亲自为奶奶守了7天大夜。

安葬过后,大刘恍惚的回到家中,胡乱吃了几口东西倒头便睡了。

他,太累了。

  


全国免费热线
400-049-8099